贵阳微博网 > 体育 > NBA >

接下来的6个月里,她还是说“不”,但没那么快了

发布时间:2019-02-22 10:11来源: 未知

我平生只跟一个女孩谈过恋爱,那就是叶莉。

第一次见到叶莉的时候,我17岁,她在女子国家队里训练。那时候我没有跟她说话,也不想在我进人国家队之前就约她出去。但只要可能的话,我会向报社的摄影记者要女子国家队的多余照片。

1999年我终于进人国家队后,约叶莉出去玩。

她说不行。

这并没有让我放弃。一年以来她都说不行,非常迅速,就像这样:

“跟我出去好吗?”“不。”

一年后,我注意到她有了点变化。接下来的6个月里,她还是说“不”,但没那么快了。

“好,” 我对自己说,“有点改变了,我现在有机会了!我会继续等待。”

我没有放弃,是因为我感觉到她就是我的那半。

现在回想起来,我知道为什么年后事情有所改变了,一切都是从悉尼奥运会开始的。悉尼奥运会是我第一次参加奥运会。我拿了很多纪念章同每个国家代表队的教练员和运动员交换,大概搜集了200个不同国家不同运动的纪念章。我挑了其中50个最好的送给叶莉,作为她19岁的生日礼物。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她最后对我的态度会软下来的原因吧。

很多记者都想知道为什么我选择了在火箭队穿11号,因为我在大鲨鱼队一直都穿15号,而且在我来之前也没有人用这个号码。那是因为我觉得这个号码看起来最像两个Y,就是姚和叶的Y。你很容易发现哪辆车是我的,因为车背后有车牌号和两个Y,而且车里的地毯上也绣了两个Y。我以前总说,如果你发现我的球衣号变了,就表示我换女朋友了。现在看来,如果我换了女朋友,我会连车也得换掉。

全明星赛除了关于篮球,就是关于女人。我记得在比赛结束后一个记者问我:“这个周末你找到女孩子了没?”我说:“没有,我在中国有女朋友。”他听了很失望。我经常有这样的感觉,大家觉得我不去得到所有作为一个NBA球员可以得到的东西是犯了个错误。我喜欢看女孩子,但是一个叶莉对我来说足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