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阳微博网 > 金融 > 财经要闻 >

年轻人宁愿送外卖也不去工厂

发布时间:2019-03-02 10:29来源: 未知
每年春节后都会发生的制造业“招人荒”,今年比以往更令人瞩目。

  毕竟这次缺人的主角,是富士康。

  年后,由于华为组装线需求暴增,这家制造业帝国遭逢了三年以来前所未见的工人短缺局面,企业内负责网络招聘的人告诉记者:“少的不是一丁半点,而是对半减少。”

  富士康都如此,其他制造业工厂想来更难。

  

  ▲每年春节过后,制造业就会爆发“招人荒”

  按照往年的经验,这段荒芜期本不会持续太久,时间长了,工人们就会像迁徙的候鸟一样,陆陆续续从老家飞回工厂。

  而如今,流水线上的工人反倒成了流水线,导致制造业出现贫血甚至大面积失血。

  那么工人究竟去哪儿了呢?

  一条不起眼的线索,给了我们灵感。

  01

  外卖在抢制造业的人?

  去年,美团点评研究院发布《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》,与前阵子新闻里刷屏的“大学生送外卖”不同,数据显示,三分之一的骑手在送外卖之前,职业身份是产业工人。

  

  ▲数据来源:美团点评研究院

  并且,一部分目前还在工厂里的工人,已经选择在业余时间兼职送起了外卖。

  

  所以,制造业招不到人,是因为工人都去送外卖了?

  不妨做个对比。

  就业人数

  从就业人数来看,东莞市很有发言权。

  老话说得好,“东莞堵车,全球缺货”,东莞可谓是 “世界工厂里的世界工厂”。

  然而,根据艾媒咨询统计,自2013年到2018年六年间,东莞市蜂鸟骑手数量增长了31倍,与之对应的是,东莞市人社局在年前公布的2019年东莞市企业节后用工需求信息显示,800多家企业节后将空缺岗位近10万个。

  一个门庭若市,另一个则是门可罗雀。春节后,能够回到制造业企业上班的工人,数量大约是去年的90%,而外卖小哥却逐年增多。

  2015年,美团外卖骑手人数仅为1.5万人,但到了2018年第四季度,日均活跃骑手人数已接近60万人,而饿了么旗下蜂鸟骑手的注册人数则早已突破300万人。

  

  劳动力来源地

  从来源地来看,确实存在外卖行业分流制造业劳动力的现象。

  75%的美团外卖骑手和77%的饿了么骑手来自农村,大多来自河南、安徽、四川等三个省份。这三省均为劳动力输出大省,只是过去都往工厂里扎堆,如今也持续为外卖行业输送人员。

  年轻人吸引力

  这一点,制造业异常羡慕外卖行业。

  外卖骑手的平均年龄在26-30岁左右,35岁以下占比近70%。

  而根据富士康工业互联招股说明书的记录,27万名员工中,30岁以下的员工占到59.65%,看上去还算和外卖行业旗鼓相当,但这个人数相比2012年,已经整整缩减了三分之一。

  

  ▲数据来源:蜂鸟配送 《2018外卖骑手报告》

  制造业越来越不吸引年轻人,对其打击最为致命。一个失去年轻人的行业,如同一潭死水,发展进步均无从谈起。

  然而,外卖行业其实只是大量分流势力中的冰山一角。

  截至2018年,全国快递员总数超300万人,加上近些年互联网公司在生鲜配送、餐饮供应链等等不断发力,未来所需劳动力只会更多。

  考虑到兼职,就又有一股势力冒头:已登记在案的、合规的网约车司机,截至目前共计373万人。

  或许,这早已经不是什么分流,而是直接抽血了。

  02

  服务业革命

  2016年,福耀玻璃的曹德旺曾批评房地产行业,认为2008年以后,地产建设与销售吸收了大量劳动力,变相抬高人力成本,对制造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。

  如今,外卖、网约车、快递行业等也在做同样的事情。

  饿了么的全职骑手月均收入在8000元以上,算上兼职骑手,月平均也有4000-8000元左右,能力出众的“单王”月收入甚至可达3万元。这组数字已远远超过2017年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月均薪资3813.4元

  

  而据新闻报道,2018年富士康工人的月平均工资为6000元,结合性价比,也早已跑输外卖行业。更何况,普通的制造业工厂根本拿不出富士康这么高的工资。

  结果就是:人往高处走,制造业则招不起人。

  与此同时,人还会随着产业发生流动。这就得参考参考美国了。

  1850-1970年,美国传统制造业所在的“铁锈八州”,人口从1023万快速增至7203万,而1970年后,它们的人口增量严重放缓,反倒是加利福尼亚州、德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的人口发生了激增。

  1970年到2017年,“加德佛”三州人口从3794万增加到8883万,是同一时间段“铁锈八州”人口增量的9倍以上。

  

  ▲图片来源:恒大研究院

  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“铁锈八州”州如其名,是美国传统制造业集聚地,而“加德佛”三州则以先进制造和现代服务业为主。1970年后,随着西欧、日本和中国的崛起,美国传统制造业逐渐走向衰落。此次地理大迁移,其实质是就业人口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转移的结果,史称“服务业革命”。

  尽管中国在地理上尚未有美国如此明显的人口迁徙,但产业迁移却正在发生。

  2012年,中国的第三产业首次超越第二产业,且比重逐年抬升。

  因此,外卖行业从制造业抢人,从本质上说,属于中国式服务业革命中的一个具体场景。

  03

  制造业转型

  革命就意味着制造业缺人之势将难以逆转,只能转移或转型。

  从2013年开始,中国就有大量劳动力密集型产业转移到了东南亚。

  

  ▲国内纺织业制造龙头东南亚扩产情况

  资料来源:招商证券

  至于转型,我们再说回东莞。

  2014年,就在外卖小哥人数激增的同时,一场“机器换人”三年行动计划在东莞悄然展开。机器换人后,一家企业同样的产能,用工量从8000多人减至1800人。

  截至目前,东莞这一举措,共帮助企业节约用工近20万人。

  放眼全国亦如是。2013年,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工业机器人市场,并连续五年保持第一。

  那么,如今还有人,尤其是年轻人,愿意当工人的吗?

  流水线上的蓝领工人,普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再当工人;在某地的招聘会上,95后表示“工厂一线已经不太适合年轻人”。

  在2018年820万毕业生最想就业的行业里,我们看不到任何制造业工人的影子。

  不过,在欧洲,有人却愿意当一辈子的工人。

  与传统意义上的工人不同,他们是拥有与机器生产相配套能力的技术工人,也是如今转型升级中的中国制造业最缺的人才,企业招聘薪资均在万元起步。

  是啊,外卖也好,快递也罢,他们是比流水线上的工人更挣钱,但说到底,大家最终赚的都是辛苦钱、而技术工人的职业含金量显然比外卖小哥更高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场服务业革命倒逼着制造业升级,而制造业的升级,最终,又会在未来的某一时点,带动服务业发生进一步变革。

  或许,这才是这场“抢人大战”背后的最优解。